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湖南禅宗、律宗共同道场1700年大唐兴寺场恢复建设

2020-08-28 18:31:07大公网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2020年8月27日,唐兴寺恢复建设工作组在湘潭唐兴寺恢复工程的工棚里再次召开会议,就新冠肺炎防控工作进入常态化后,如何保障安全复工的问题,及如何将工程善款一块钱当作两块钱用,惜福节约的问题进行了研究,同时还审定通过了功德证的式样。参加会议的有圣辉大和尚,湘潭市佛协会长渊博法师、副会长登本法师与工作组全体组员。市佛协会长渊博法师主持了会议,圣辉大和尚作了开示。
 
圣辉大和尚开示全文
 
三伏天刚过去,大家吉祥!
 
为了湘潭大唐兴寺的恢复工程,我们的工作小组已经开了几次会了,先是请设计人员设计施工图纸,然后进行工程资金的筹措,今天,我们开会对功德证的文字进行审定通过。不但因缘殊胜、而且意义重大。所以说因缘殊胜、意义重大,就是因为1700年的大唐兴寺既是湖南禅宗、律宗的共同道场,又是湘潭古城的历史见证、文化底蕴极其深厚,是古往今来僧俗心向往之的佛教圣地。
 
然而越是因缘殊胜、意义重大的的事业要得到成就,却越是艰难!所以大唐兴寺的恢复建设从2015年开始,恢复建设工程时断时续,到现在2020年了、还不知道何日完工?
 
我作为省佛协会长,为早日恢复大唐兴寺,当然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只是年近70、垂垂老矣,而恢复大唐兴寺要做的工作又很多,倍感惭愧的是,自己的精力、智慧又不够,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好在我还有徒弟和学生、皈依弟子,“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只是我才疏德浅,所以不敢多收出家弟子,到现在经我剃度的徒弟只有一个、湖南的法子倒有几位、学生和皈依弟子也不少,但都穷的多、富的少。  因此工程图纸的设计和一些工程所需的木材就交给我剃度的徒弟去承担,虽然要一定的资金,这个徒弟倒是很爽快的应承了,并且用行动在积极落实。而在湖南的几个法子,最有资源的又都在南岳,所以上次开会请他们到唐兴寺来,要他们不向社会佛教徒以外的人化缘,也不能拿寺院的钱,而是以风景区的优势、和信徒较多的人脉关系来引进功德主,承担或500万、或400万、或300万的部分建设资金。当时他们满口的答应,而且还说他们的成就,都是师父栽培的结果,师父交待的任务一定完成。故当时听了他们所讲的一番话,作为师父的我,都感动得亲自送他们上汽车,差点要跟他们顶礼。可能是因缘不成熟吧,要不就是他们对我表示感谢的栽培理解不全面,或者有人认为只有推荐他们做理事、做住持才是栽培;而要他们为恢复古刹承担部分工程建设资金的筹措就不是栽培,而是找麻烦了。于是当面答应得好,事后找借口推三阻四,所以结果不理想。推荐他们做理事、代表、当住持固然是一种栽培,却不知道让他们为恢复寺院出钱出力出智慧更是一种栽培。因为修桥补路、植树造林、放生护生、扶危济困、印经造像、建寺安僧,就是种福田、也就是现在所讲的社会慈善公益事业,是积功积德,更是为自己培福,是自己修福修慧的资粮,不但不是给他们添麻烦,而且这才是真正的栽培。
 
当然,“佛不度无缘之人、大海不纳死尸”,作功德也要讲因缘、不能强求。因为念佛法门的三资粮就是信、愿、行,而信排在第一位,对那些表了态、或者也确实有困难,而不能短时间兑现的、尤其对主动承诺又失信的人,也就不要对他们寄予特别的希望。但不管怎么样,我们学佛的四众弟子都是有愿行的,只是发心有大有小,因此要坚信真正发大心种福田的人是非常多的!所以,尽管恢复大唐兴寺前面还有不少困难和问题,但我们要难行能行。《华严经·普贤行愿品》教导我们佛弟子要“虚空有尽、我愿无穷”。而为了克服困难,使大唐兴寺早日得到恢复,我希望我们大家继续一起发大心、发大愿、持之以恒、努力奉献,使千年古刹经过我们尽心尽力的工作,恢复建设工程早日成就,从而不辜负伟大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
 
而今天我们唐兴寺恢复工作小组再次召开会议,除了研究有关恢复工程的复工、惜福等问题,就是要对功德证文字内容审定通过。因为等通过对新冠肺炎的常态化防控、人们日常生活进入正常的时候,我们就要恢复湖南的讲经活动,我会在讲经中加以宣传功德证的意义,呼吁听经的信徒每个月坚持四天不吃肉、只吃素。一来培养大家万物平等的慈悲心,二来希望他们把不吃肉节省下来的几十元钱用来种福田、作功德,而这样的功德,既不会让他们有负担和压力,而且还唤起了佛教徒乐善好施、为社会做公益慈善事业,同时为恢复律宗古道场的愿力和责任。
 
湖南到处都是祖庭,道路所行皆为圣人,我相信只要我们在座的真正能发大心、以身作则,就会汇聚更多有担当、有智慧、有坚持的信徒力量,聚沙成塔,滴水成海,古老的大唐兴寺、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巍巍雄立在湘江边,为世界的和平、祖国的文明富强、人民的幸福、富饶美丽的新湖南而敲响晨钟暮鼓。
 
阿弥陀佛!













湘潭大唐兴寺简介
 
大唐兴寺位于壶山下,始建于晋代,原名石头寺。史载湘潭城约建于唐末五代初,故“先有石头寺,后有湘潭城”。而所以改名为大唐兴寺与褚遂良的名字,紧密相连。
 
褚遂良是一位爱国的大忠臣,649年,受太宗遗诏辅政。高宗即位,封河南郡公,世称“褚河南”。褚遂良为官清正,忠于职守,深得唐太宗赏识,褚遂良因劝阻高宗立武则天为皇后,还笏辞官,几乎被杀,于655年9月被贬为潭州都督。面对湘潭秀丽的江南景色,花甲之年的褚遂良某日登陶公山游石头寺,看到寺宇宏伟,触景生情,面对长安,为大唐王朝兴衰悲愤不已,于是援笔题写遒劲有力、丰腴大气“大唐兴寺”四字,石头寺自此改称大唐兴寺。或是因为褚遂良的官声书名,大唐兴寺在唐代以后成为全国、湖南、湘潭最负盛名的古刹,历代文人墨客慕名游览,留下了不少吟咏。为唐朝中后期佛教,特别是湖南佛教的主要律宗寺院。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期间,唐兴寺改建为唐兴寺学校和自来水厂,徒留汉白玉材质“大唐兴寺”石额嵌于校内旧殿门楣之上。2015年唐兴寺学校与其他学校合并,从唐兴寺搬走,在湘潭市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多次提案:要求尊重历史,全面贯彻落实宗教政策,恢复唐兴寺,填补湘潭文化古城悠久历史当中所留下的空白的呼吁下,2015年年底,经湖南省、湘潭市党政宗教主管部门批准,同意大唐兴寺故址交还湘潭市佛教协会,恢复大唐兴寺。2019年年底在湘潭四众弟子的强烈要求下,报经当地党政宗教主管部门同意,而礼请圣辉大和尚为大唐兴寺方丈,领导大唐兴寺的恢复工作,重振湖南律宗道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