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灼然一切處 ——純一和尚《觸境皆如》畫展觀後

2019-11-28 20:25:30大公网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灼然一切處
——純一和尚《觸境皆如》畫展觀後
 
噓 堂


 
 
古衲子工繪事者代不乏人,而每邁乎常境,以其手眼固異於俗。翠竹般若,黃花菩提,揚眉瞬目,便自不同。以其不同,或為世所疑,如元人訾牧溪畫粗惡無古法,洵非雅玩。而千載以降,馨香雲蒸。法本無法,是心是佛,衲子之畫每出故轍,任其心而已。
 
 
予讀純一和尚畫,輒見其爛漫。繁便繁,簡便簡,生便生,熟便熟,都從自性流出,一片本地風光。是即宗門法也,所謂無造作無對待也。物我無對待,心手忘造作,不期於似而自真,不求其得而自存。梵鐘獨鳴,豈待人應,秋水恒澄,奚必纓濯。以其無心,而能任心,故能天真爛漫也。
 
 
唯以其爛漫,故能相攝。尺幅之間,山水草木魚鳥舟屋,或瞠然奪其大小,或截然齊其遠近,或兀然泯其濃淡,而問和尚,則謂我見如是,所以如是。蓋華藏三千,須彌芥子,凡所有相,莫非互資互待,相即相入。唯具此眼,乃能奪境。馬祖云:“住於一味,即攝眾味,住於大海,即混諸流”。此以為怪而異者,在彼適現量所呈之一派生機也。
 
 
筆墨,供養也。筆墨,道場也。《五燈》載藥山惟儼,“指按山上枯榮二樹,問道吾曰:枯者是,榮者是?吾曰:榮者是。師曰:灼然一切處,光明燦爛去。又問雲巖:枯者是,榮者是?巖曰:枯者是。師曰:灼然一切處,放教枯淡去。”然則予讀和尚畫,於枯榮之際亦忽若有省也。
 
 
因贊曰:
 
崖頂秋水湃,蘭根逢人曬。一筆頭團團做沆瀣。不會便看是畫,會得亦無處掛。呔,南無菩薩摩訶薩,草蛇灰線全打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