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新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香港和莫高窟距离很近

2019-04-10 10:54:09大公网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王旭东与“2015范长江行动甘肃行”的港澳学子在敦煌莫高窟数字中心合影,学子们赠送当年采访团团旗给敦煌研究院做纪念。(刘俊海摄)

王旭东接见港澳传媒学子

采访团成员在敦煌莫高窟第96窟前合影

王旭东接受港澳传媒学子采访

 “2015范长江行动甘肃行”的港澳传媒学子采写的敦煌莫高窟稿件在《大公报》刊出的版面

  (记者杨韶红、刘俊海)新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2015年秋在敦煌等待、接待参加大公报组织的“范长江行动”采访团的港澳十余所大学的传媒学子,为学子们讲述一系列他们不曾了解的有关香港和莫高窟的人物、故事,并为学子们答疑释惑,令20余位初次到敦煌的港澳学子增添了满满的自信和作为港澳人与敦煌的自豪,有学子甚至开心地说:“笑呵呵的院长好像弥勒佛!”

  2015年8月,由大公报组织的“范长江行动港澳传媒学子甘肃行”采访团走进西北甘肃,那年选择的古丝绸之路要道——河西走廊线路,是令港澳青年学子十分期待的目的地,最后一站敦煌更是让他们充满了好奇、想象和对莫高窟的期待。

  同学们从开始报名就期待的敦煌近在眼前了,但这是一个采访团,许多同学才上大一、大二,专业又陌生的莫高窟怎么来采,怎么来写,对同学、带队老师都是一个课题,但他们作为大公报的实习记者,必须要完成对行走线路的采访和报道任务。老师们和组织安排者更是要提前考虑,以便能顺利完成任务。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敦煌研究院的王旭东院长,我们觉得必须要先和他沟通研究一下这个采访。

  打通他电话,给他讲明我们将带领20余名港澳大学生来莫高窟采访,同学们还要写稿在大公报刊发。他在电话那头首先开心地说:“这是好事!谢谢大公报!”这句话顿让我们觉得难度降低了许多,紧接着他说:“我等着同学们,欢迎他们到来!”

  “我等他们,他们一定很感兴趣!”

  我们说:“同学们采访莫高窟、写稿可能要比采访一般旅游景区、人物难一点,想和您先研究一下怎么让他们切入并能写出又写好。”

  他马上说:“对!他们可能了解的有限,时间也有限。这样,先请他们看电影,我们的程序本来也是这样,通过球幕电影近距离感受窟中的情况,还有我们的莫高窟介绍片,然后我们集中和同学们讨论探讨一下,看他们有什么关心的问题或疑问。我们先为他们解疑释惑,让他们先心中有数了,再带他们去实地看窟。有什么问题,看完,我们再安排专家回答他们。这样应该就差不多了。没关系,我等他们,他们一定很感兴趣!”

  他这一番安排,给我们吃了定心丸,首先明确,他会等同学们,这让我们感到很扎实了,有院长在,估计请哪位专家给同学们讲应该都没问题了。

  同学们一到兰州,我们就给大家讲全程安排,也讲了敦煌研究院王院长会等着大家,并为大家答疑释惑。那一年的“甘肃行”,与敦煌研究院王院长的见面成为河西之行学子们的一个准确概念,毫无悬念。

  但“甘肃行”要十多天,敦煌是最后一站,我们组织人员好担心,万一他哪一天有事突然出差,我们可失信同学们了。团队还在张掖、嘉峪关时,我们都不停给他打电话,问他在不在?他说:“我已专门空出你们到的时间,等你们!”我们好感动,感觉他对同学们的事情好认真,也放下了悬着的心。那年,同学们对莫高窟的采访可谓顺风顺水,激情满怀,收获满满、自信满满。

  那天,看完两个影片,敦煌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就直接引导同学们和一般游客分离,来到莫高窟数字中心的接待室,王旭东院长和几位研究院的人员已早早等在那里。同学和老师们一到,他满面笑容到门口和大家握手,欢迎大家。同学们都背着双肩包,他一面招呼大家坐下,一面说:“不急、不急!书包先放下来,喝些水,敦煌干燥,要多喝水。”有同学看着他光亮的头、笑呵呵的脸,笑说:“这个院长笑得好像个弥勒佛!”

  大家都坐好静下来后,王旭东院长先开口,他说:“非常欢迎同学们来到敦煌,来采访参观莫高窟。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你们有什么问题放心提、大胆提,我们一定答到让你们满意。”

  香港和莫高窟紧紧连在一起

  他没有先讲莫高窟,而是首先说:“我首先想告诉你们的,是香港其实和敦煌和莫高窟距离非常近,许多香港朋友他们几十年关心帮助敦煌莫高窟文物保护,做了很多工作,还有很多香港朋友他们经常来莫高窟,甚至常年住在敦煌,住在研究院。”这个开场一下子把同学的身心全吸住,场内鸦雀无声,大家都在录音、笔记,十分认真地听。

  他说改革开放后,莫高窟收到的第一笔捐款是1000万港币,而且是匿名捐赠的。后来经多方打听,终于知道捐款来自邵逸夫先生。之后又有港人自发组织了“敦煌之友”进行筹款,李焯芬夫妇他们都积极奔走两地,还经常住在研究院工作,还有以饶宗颐先生为代表的大学者也为敦煌文化的研究做出了很大贡献。同学们从连连点头到满脸洋溢着自信和骄傲。他还说:“你们看窟时也能看到那些保护洞窟的门、保护壁画的玻璃,香港和莫高窟是紧紧连在一起的”。

  王旭东在担任敦煌研究院院长期间,一直致力于开放敦煌研究院的国际化平台,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那天,他也给同学们介绍:“莫高窟本是古代东西文化交流的产物,今天敦煌文化的传播依然要置于新丝绸之路及国际交流的背景下,才能实现其最大的价值。”

  同学们自信地和他合影留念,并赠给敦煌研究院当年的大公报“范长江行动——港澳传媒学子甘肃行”采访团的团旗作纪念,之后的参观更是非常认真,稿子也写得自信又骄傲。

  让青年更多了解敦煌,参与文物保护与开发工作,是他十分倡导的事,17年时,一个北京的朋友让帮她报名,参加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 “敦煌图案艺术创意设计人才培养计划”,当时询问他报名情况。他说:“主要是吸引、吸纳更多社会上热爱、喜欢敦煌的人才参与进来,特别是年轻人。”他也曾鼓励到敦煌的年轻游客:“欢迎研究生毕业来敦煌参与文保工作。”

相关新闻